【乔瑟夫中心】Apology Robot

Apology Robot Part.1
梗源自某地的英语阅读理解
但是对于细节方面有不少私设
大写的OOC
有点长
流水账
对话较多
时间点大概在二乔知道仗助的存在之后,承太郎去杜王町之前
大写的OOC
占TAG致歉







这一天他有一个意料之外的访客。

下午,他在家睡午觉并等待外出逛街的太太时,大门忽然被敲响了。他想大概是推销的人,於是打算无视,等门外的人以为屋内没人自己离开。
岂料门外的人意外地锲而不舍,敲门敲了快半小时还没放弃,像是要等到门开为止。他被那个敲门声烦得睡不着,只好去开门意图赶走那个烦人的访客。

他拄着拐杖走到门边,打开门一看,发现门外没人。
他想大概是哪家熊孩子的无聊把戏,敲门敲到有人应了,就藏起来看人暴跳如雷的样子。
可惜这种把戏他年轻时干得多了,虽然有点火,但他已经掌握了使这种熊孩子对他失去兴趣的方法:面无表情直接关门。

於是他正打算实行自己的应对方案时,突然听到门外低处传来机械声:「——你好,请问你是乔瑟夫·乔斯达先生吗?」
他低头一看,才看到一直被自己忽略的机器人。

那个机器人只到他膝盖高,看起来有点老旧,但很乾净,此刻在大概是头的地方闪着绿色的小灯。於是他回答:「我就是,有甚麽事吗?」

一阵机械运转声後(他还看到它「头」上的小灯一直明明灭灭),机器人再度说话了:「你有一个信息。」

他想这个机器人千辛万苦地找到自己,也挺不容易的,而且自己站得也有点累。於是他把它迎进客厅,才坐在沙发上对它说:「是甚麽样的信息呢?」

机器人再度运转了一阵,头上的小灯亮起又熄灭,过了几分钟後,它的头顶开出了一个长方形的小口,一片小小的屏幕从那之中伸了出来,与他的目光平齐。
「史摩基想要对你道歉,这是他的视频。」

「我看着呢。」

然後屏幕亮起,画面中一个穿着睡衣的黑人,头发被理得很短,白头发星星点点的像是被均匀地撒了一层糖霜的巧克力蛋糕。脸上也有不少皱纹,柔和地看向他,或者说,摄像头。
乔瑟夫看着他的脸好一阵子才把眼前的人和当初那个某程度上相当老实的小个子联系在一起。

然後影像中的人开始慢慢地说话。
「乔瑟夫,我是史摩基。还记得我吗?」
史摩基像是在等待他的回应一样顿了顿,在这期间乔瑟夫默默点了点头。
他笑了笑,继续讲述:「哈哈,觉得奇怪吗?这只机器人也是刚刚突然找到我,然後就如你所看到的……好吧这不重要。」

「乔瑟夫,我录这段视频,是为了向你道歉的。」
乔瑟夫想了想,并没有觉得当初史摩基做过甚麽特别对不起自己的事。
视频继续播放:「怎麽说好呢,还记得我们当初是怎麽认识的吗?」
乔瑟夫想了想,然後再次点了点头。
「我想向你道歉,因为我抢了你的钱包。」
一阵短暂的沉默後,影像中的史摩基继续诉说:「其实这种事在那之前我已经干过不少次了,你并不是第一个受害者。」
乔瑟夫点点头。
「但是你令我第一次感到那麽强烈的负罪感。」
史摩基笑了笑:「通常别人在抓到小偷後都会选择跟那两个警察一起揍我,或者只是旁观,你是第一个愿意袒护我的人。」
「而且愿意在那间餐厅中为我这个黑人出头,那一刻我甚至比你出现在那条巷口更为震惊……与感动。」
「在那一刻我想了很多,我无比後悔自己居然选择了这样一位品格高尚的人下手,也无比庆幸自己能因此而认识你。」
「你的为人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冲击与啓发,而我却不能帮上甚麽。」
乔瑟夫眨眨眼。
「当我与你的亲友一同站在墓碑前时,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惋惜於这样一位绅士的离去,也为艾莉娜女士伤心。」
乔瑟夫笑了几声。
「当然,这份伤心在你出现後就全数变成了惊喜,开心於你活着出现,也开心於你娶了那麽好的妻子。」
「你大概会说这没甚麽,但是我是真心想要对你道歉。」
「并不是只为我当初抢了你的钱包,也为我们认识这麽多年却一直不能帮上甚麽忙。」
「最後,乔瑟夫,谢谢你。」
「没有你的话,我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

视频到此为止。

未等他对视频作出任何反应,头顶着屏幕的机器人就再次说话了:「这是史摩基先生给你的道歉。」
乔瑟夫点点头。
机器人身上再度开了个洞,从里面伸出一个小小的摄像头。

「你接受他的道歉吗?」

他双手叠在拐杖顶端与自己的下巴之间,舔舔嘴唇,才开口说话:「我……正如他所说,并没有怪过他,这没甚麽大不了的。」
机器人的小灯亮起又熄灭,声音再度响起:「你接受他的道歉吗?」
他沉吟了会:「……是的,我接受史摩基的道歉。」
「好的,史摩基先生将会收到这段录像。」

早已暗下去的屏幕与摄像头在乔瑟夫的注视中缓缓缩回机器人的身体中,它身上的两个小口随即渐渐闭合。
当乔瑟夫认为它差不多要向自己道别的时候,它再度出声了:「那麽乔瑟夫·乔斯达先生,请录制你的道歉视频。」
这几乎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外,於是他呆呆地看着屏幕本该在的地方「哈」了一声。
「请向一个人道歉,份量大约是你收到的道歉正负二十个百分点,我将会作出判定。」

此刻他的脑中闪过了许多人影:有他儿时戏弄过的同学丶那个被他嘲笑过的女记者丶回到美国後的竞争对手们丶埃及之旅上的敌人们丶自己最重要的亲人们……但脑中的人影最终定格在一个金发的身影上:那个在风雪中毅然走进旅馆的青年,所见到的最後一眼就只有对方怒气冲冲的背影,及那根在风中飘扬的头带。

「我想要对……西撒,西撒·安东尼奥·齐贝林,道歉。」

话音刚落,机器人身上随即喧闹起来。它头上的小灯以一种堪称疯狂的频率点灭着,机器运转音也比以前更为大声,像是要奏出音乐一般响起各种对它而言似乎意义不同的提示音。

一阵漫长的机械运转声後,机器人身上并没有开出新的小口。

它说:「查无此人。」

这对他而言并不是甚麽意料之外的结果。他垂着眼张了张嘴,轻轻地呼出口气,听不出是失落还是释然。
他抿了抿唇:「……这样吗……我想要对……东方仗助道歉。」
「请问是关於甚麽的?」
「关於……作为父亲却没有在他的生活中出现过这件事。」

一阵机器运转後,机器人头顶开出一个方孔,从中再次伸出一个摄像头,与他的目光大致平齐。
「……请开始你的道歉内容。」
他看着摄像头好一阵子,才开始说话。

「……是东方仗助吧?我是你的父亲,乔瑟夫·乔斯达。」
「我还没有见过你,所以不知道你是甚麽样子的,不过大概会是个帅小伙吧,毕竟我跟你妈都长得不差。」
「你看到这只机器人大概会吓一跳吧,各种意义上。」 「过得还好吗?替我向朋子问好。」
「废话就不多说了,我想向你道歉。」
「这麽多年从未出现在你的生活之中,我想你和你妈这十几年的日子应该过得很不容易,而我并没有对你们施予任何援助,甚至没有任何关心,很对不起。」
「虽然想说到不久之前为止我还不知道你的存在,但连我自己都知道那并不能成为理由。」
「我知道我并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也知道我这副样子可能会令你大失所望……」
「要生气甚麽的也随你,我只希望你不要迁怒於其他人。」
「最後,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跟你见个面。甚麽时候有空,让我看看你吧。」

「谢谢你,请中断录像吧。」

机器人的灯闪了闪:「录像已中断,你的道歉录像将送至东方仗助先生处,你接受史摩基先生道歉的录像也将送至史摩基先生处,祝您有个愉快的一天,先生。」

他目送机器人走到门前,它在门前站了会,转了个圈,看向他:「请问能帮我打开大门吗?我不够高来打开它。」
他这才站起身走到大门前,握着门把手问了一句:「如果我有无论如何都想向他道歉的对象的话,你能帮我送到吗?」
「你的道歉已完成。」

随後机器人运转了一阵才再次响起机械合成音:「如果你想送给西撒·安东尼奥·齐贝林先生的话,请恕我无能为力。」

这次他打开了大门向机器人道别:「……谢谢你,再见了小机器人。」
「不客气,祝您有个愉快的一天,先生。」

以上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