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段子

大概是在「西——撒——」之后的情节。
一个无聊的脑洞
日常严重OOC
无西皮
原作细节记不清了
简单来说就是无聊的玩梗
有没有轻松一点呢(并不会)
没问题的话请往下







「听着,我不允许你去找西撒,也不准想着为他报仇。」
戴着墨镜的老师说完后,从口袋里掏出了烟。
「……老师,你烟拿反了。」
大概是由于刚哭过的关系,青年的声音微微颤抖着,还带着浓重的鼻音,但并不妨碍他无奈地提醒自己的老师把香烟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夹在指间这个事实。
至此仍然看起来相当镇定的老师摔了手中的烟,捂着脸呜咽起来:「……我一直把他当作我的儿子看待……」
乔瑟夫闻言扯出一个笑容,凑到老师的面前摇头晃脑:「我呢?那我呢?老师你不会偏心吧?」
丽莎丽莎隔着墨镜看了他一眼,对方的眼神像是多云的夜空一样,浮着显而易见的讨好。於是她摘下墨镜、拨了拨头发,用平常的冷漠眼神瞪了他一眼。
你就是我的兒子啊,白痴。
乔瑟夫探头探脑了半天也没收到老师的回应,笑容都有点僵了的时候见对方猛地抬头摘下墨镜,底下是自己熟悉不过的眼神。
简直凛冽得像旅馆外的北风一样。
但是乔瑟夫·乔斯达并没有成为维京勇士,他还是一个来自英国利物浦的美国小流氓。











以下刀片。











在乔瑟夫知道丽莎丽莎其实真的是他妈这件事很久以后的某一天,他突然想起了这件事,然后为当时制杖的自己懊悔了一整个下午。
然后他想起了自己为什么要在自己的妈面前耍白痴,于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忧郁了一个晚上。

以上。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