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西乔】西撒酱最近有点不对劲怎么办急在线等

-A-
A.问问史摩基他们西撒酱有没有受到什么刺激
上篇的后续 没看过上篇的还请先看一看……
确定吗?
想换的话就点返回按其它选项
(现在走还来得及)
你也可以选择不看END自己脑补的其实
当然也可以都看 打游戏也能把结局全通啊
在最后会显示你选的选项导向什么END
预定的END全部更完之后大概会有一篇小废话
TE后会有小omake 大概是一些有病的小东西
看过的人……嘛 应该都不记得了
再次预告一次 神(lao)展(tao)开(lu)
上面一行主要针对TE
再次警告一次 严重OOC
逻辑及人物性格等该有的东西都被我吃了
最后问一次 确定吗?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FINISHED.
A.
虽然西撒酱近期的转变都是往好的方向转……但是也太突然了吧?

虽然好像有点夸张,但是……简直好像我妈突然变成艾莉娜奶奶那种性格一样不自然啊。

最重要的是,如果他是因为中了什么巫术啊魔法啊什么的才搞成这样的话,那效果一过岂不是会发生大事?

我才不要被西撒酱灭口咧,而且西撒酱一脸狰狞挥着扳手的样子太可怕了,一辈子都不想回忆起的啊。

所以为了本大爷的生命安全着想果然还是想想办法把西撒酱变回以前那样吧?
首先第一步就调查看看他有没有去过什么可疑的地方好了(๑•̀ㅂ•́)و✧
最可疑的果然还是他出门的那几天吧?
如果出去的话最有可能投奔的大概是死现充马克,或者泡吧泡上几天……不,也有可能暂住在打工的店里。
马克应该会知道他跑到哪里去的,约他出来问问吗?

找了一天两人都没课的日子,我们在大学的饭堂里见了面。
那天我找了个借口支开了西撒,他没跟着来。

马克显得有点憔悴,看来死现充最近的大学生活有点繁忙。
他刚坐下就接了个电话,一接通表情都不一样了:「宝贝怎么了?」
「乔瑟夫约我在学校饭堂吃饭……怎么样,逛街开心吗?」
「逛完街之后想吃商店街的甜甜圈还有街角那家的珍珠奶茶?」
「好我去买,一会你上课我去送给你啊。」
「那是肯定的,怎么能让我最爱的宝贝自个提着那——么重的战利品上课呢?」
「哦好,亲爱的玩得开心点,爱你mua♡」

……我错了,死现充就是死现充,随时随地给别人塞狗粮。
正当我拿起两片饭堂的吐司研究拿它当墨镜还是耳塞收到的伤害比较少的时候,他挂了电话看向我:「你也听到了,我一会要给我家那位买甜品慰劳她逛街的体力损失,所以有什么事就赶紧说吧。」
好的死现充,感谢死现充牺牲了陪女朋友的时间来跟我这个单身狗吃饭,那么就马上切入正题好了。

「上上个星期我跟西撒酱吵架了。」
他似乎有点错愕,但很快又回复了平静:「上上个星期?……所以呢?」
「然后他离家出走了几天,之后就一直有点不对劲。」
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古怪,混杂着困惑、惊讶,与一丝了然:「……几天?」

有点奇怪,马克好像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对啊?之后他就回来了,但是突然变得超好……我怀疑他中了什么黑魔法,你知道他消失那几天去哪了吗?」
他突然激动起来:「他去哪了?他只去了你们家楼下的咖啡厅!你这家伙……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他身体前倾紧盯着我,这令我感到了一丝不安……西撒酱真的只在楼下的咖啡厅坐了几天?他的质问又是什么意思?

「你在说什么……我要知道什么?」
他猛地坐回椅子上,仰着头呼出一口气,然后手肘撑着桌子,上身前倾,表情近乎绝望:「你们吵架那天,西撒在你们宿舍楼下那家咖啡厅给我打了电话,向我数落了你一通。」
「然后呢?」
「然后他说他气消了,准备回宿舍做一顿好吃的跟你和好。」
「……然后呢?」
「当天下午你家楼下发生了一起致命交通意外。」
「……不,我突然不想知道然后了。」
「死者名为……」「快停下!」
「西撒.安东尼奥.齐贝林。」
「这不可能!」
「两天后,我们为他举行了葬礼。」
「你们……你们肯定认错人了!」
「我们都打过电话给你,但不管说了什么你都是听完就挂,中途一声不响。」
「那怎么解释我今天早上还看到他这件事?」
「乔瑟夫你醒醒!西撒已经死了!」

……所以你告诉我,西撒酱,我的室友西撒.齐贝林,在我们吵架的那一天,已经……死了?

于是马克以最快速度吃完他那份午餐后留下一句「我觉得你需要冷静一下」就离开了,而我在吃完那两片可怜的吐司,并喝掉最后一滴可乐之后像是耗尽了精力一般,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脱力感。

这使我决定就在饭堂里睡一会。

我似乎做了个梦,在我废寝忘餐打的那款游戏的背景音乐中,响起了一阵阵的人声、警报声与电话铃声,当然还有我的朋友与家人们,一声声的喊着「JOJO」,像是要把我从一阵阵的晕眩感中拉出来。

那一声声混杂不一的「JOJO」最后汇合成一个略带急切的人声。
那是西撒的声音。

我睁开眼睛,看到了西撒酱。
他满脸关切,正轻轻拍打着我的脸颊。

看到我醒来之后,他长出一口气:「你终于醒了,你回来之后就躺沙发上不动了,我还以为你病了还是怎么的,你没事就好。」

我看了看四周,的确是宿舍的沙发没错。

但是我记得我是在食堂睡着的,而且……

……那个梦,真的仅仅是梦吗……?

我有点迷茫,轻轻喊了喊:「……西撒?」

「……我在,怎么了?」

「西撒?」

「怎么了?」

「……西……撒?」

「嗯?」

看了看眼前微笑着的那张脸,一阵无名的怒气冲上头顶。我猛地向前一扑,掐着他的脖子就开始晃,恶狠狠的语气中染上了一丝绝望:「西撒已经……已经不在了!你到底是谁!」

他就这样木无表情地任由我晃着,直到我觉得有点累了停下来时,有点模糊的眼中映出他的脸: 「西撒」的脸上布满裂痕,像是一个碎成一块块又被强行拼在一起的面具一样,碎片摇摇晃晃的像是碰一碰就会掉下来,表情是一片刺眼的空白。

他看着我,似乎有点释然:「……你终于发现啦,还以为你会就这样继续下去呢,笨蛋。」

于是他脸上的「面具」彻底碎裂,一块块的碎片掉下地面,却迟迟未见回音。

底下是我的脸。

是那张我看了快二十年的、属于乔瑟夫.乔斯达的脸。

他看着我明显当机的模样,不屑地啧出声:「终于发现了吗?我都快要装不下去了。」

良久,我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怎么是你?」

他脸上的戏谑更明显了:「怎么就不能是我了,我说你能不能赶紧治好你这病,每天看着你这张蠢脸真是烦得要死。」

相比起西撒,被自己嘲讽明显是一件更难以忍受的事。尽管我刚刚被震惊了一下,但还是努力打起精神尝试扳回一城:「你以为我很想看见你吗?还不是因为西——」
「闭嘴,会看见我就代表你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拜托你乖乖的定时去见老太婆给你安排的心理医生,还有准时吃药。」他斜笑着耸了耸肩:「我可不想因为你放弃治疗而看着你这张蠢脸一辈子。」

「那还真是谢谢提醒了,我也想早日摆脱你这个麻烦鬼。」
「哈,彼此彼此。」
TRUE END - 妄想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出来,但我在之前的文里是有好好埋过伏笔的。
这个伏笔以及详细的设定我之后会开一章新的说明。
结尾有点仓促对不起。
这个病徵……我查过资料发现似乎并不能以一种病普通地概括,于是就放弃了放出病名……
但是改的话这篇文就不成立了,于是就放着没动,很对不起,还请考据党轻喷。
以下是omake,主要是强行搞笑与强行HE。
以上。

OMAKE小剧場之一
「你不是西撒!你到底是谁?!」
乔瑟夫双手捏着眼前金发青年的脖子狠狠摇晃着,对方居然也不作抵抗默默承受着。
这时那片灿金似乎有了点松动的痕迹,随着头一前一后的摇摆着,青年头顶的假发掉了下来,底下天蓝色的头巾缀着浅黄的小星星,脖颈处露出的一圈翘起的发梢居然同样有着金黄的颜色。
乔瑟夫惊得停下了手上动作盯着对方,却发现眼前的一张脸完全没见过。
双方对视良久,青年咽了咽口水,声音有点干涩:「我叫荷尔.荷斯。」

——想不到吧!原梗的展开就是如此神奇
——我觉得这段小段子的梗已经有人看过了 不过没关系 应该已经忘了 即使记得也不认得我(雾)

OMAKE(小)剧场之二
「你……你不是西撒!你你你你你到底是谁?!」
「哈……啊!JOJO你想死是吧?!」
好的,让我来描述一下当前的情况。
我们的乔瑟夫选手在打开家中大门后发现西撒选手盘腿坐在电视机前面在打电动,于是骇得喊了一嗓子就扑上去掐住西撒选手的脖子晃了又晃,此时我们的西撒选手手一抖差点摔了把手,于是一把把乔瑟夫选手推开,再看电视画面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小人已经挂了!于是气得骂了一句后跑进自己的房间似乎要翻点什么。
乔瑟夫选手在目送西撒选手跑进房间后显得有点方,但仍然敬业地开始调查眼前的游戏把手与画面,过了不久我们的乔瑟夫选手拿起了把手就开始续关,在死了几次之后可以看见画面中的小人走位已经有模有样,不愧是久经沙场的乔瑟夫选手!(鼓掌)
与此同时我们可以听见西撒选手的房中不断传来翻找物品的声音,当中不乏一些金属碰撞的声音,难道西撒选手要翻找出快要封尘的扳手对室友进行爱的教育吗?
把镜头转到乔瑟夫选手侧,可以看到虽然他仍然貌似专注地控制着游戏角色,但整个人似乎有点发抖,笑容也有点勉强,是预见了自己接下来将要面对的宿命吗?
好的西撒选手房中的翻找声渐渐的小了下来,他现在背着手走到乔瑟夫选手身侧居高临下的睨着他,乔瑟夫选手似乎也感受到气氛有点凝重于是停下了手上动作咧着嘴往上看,他看到了西撒选手表情严肃时似乎整个人都僵硬了,此时西撒选手黑着脸说了句:「你这家伙。」
在瑟瑟发抖的乔瑟夫选手的密切注视下,西撒选手缓缓地抽出了背在背后的手。
他拿出了一个一毛一样的、崭新的游戏把手。
乔瑟夫选手似乎并没有预料到事情会是这样的展开,于是在他一脸懵逼的时候我们的西撒选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把手上的游戏把手接上游戏机,然后迅速开了一局新的游戏后把乔瑟夫选手的角色冷酷残忍地送掉了。
「我就知道你会是这种反应所以预备了两个游戏把手,让我一边玩一边说好了。」
「……不是,我说,西撒,你?」
「不就是玩游戏吗怎么了我记得你玩得比我还疯吧。」
「……我是说,那个,」
「哦,我出去那几天去了隔壁美术系的花京院家,当时他正好缺人联机打游戏我就多住了几天。」
「……这、也、」
「怎么了我觉得这游戏挺好玩的就在通关后去数码城买了碟子跟把手回来,刚好我记得家里有这个机子。」
「……西撒?」
「又怎么了?」
「我是说,你能不能停止这种虐杀新手的行为?」
「哦,抱歉啊。」
在(冷漠地)道完歉后我们的西撒选手才停下了手上花式送死乔瑟夫选手的行为。
「实在是有点火大嘛,毕竟好好的在家打游戏突然被人质疑身份。」
「……对不起咯?!」
据说事后我们的乔瑟夫选手练出了一手在当前的游戏中跑路的好技术。

OMAKE小剧场之三
「呐,西撒酱啊。」
「怎么了?」
「我今天去跟马克吃饭了。」
「所以呢?」
「我啊,从马克那里得到了一个天——大的消息哟。」
「哦,你说啊。」
「其实啊,西撒酱已经死掉了哟。」
「我知道啊。」
「但是西撒酱还在我眼前跟我说着话呢,这又是怎么回事呀?」
「你猜啊。」
「我猜……西撒酱是鬼魂,是只有我看得见的鬼魂哟!」
「……这脑洞还挺靠……你是游戏玩多了吧?」
「诶嘿★猜中了吗?」
「……没办法,只好承认了。」
「那么那么,西撒酱肯定是因为舍不得乔瑟夫才留下来的,对吧?」
「这个啊……只是因为放心不下自己的笨蛋室友啦。」
「欸——」
「没办法啊,你看我一不在你就没日没夜的打游戏,还只会叫外卖……妈妈咪呀,是个人都会放心不下的吧?」
「诶嘿——那么西撒酱就不要走了哟~乔瑟夫需要一个好室友帮忙看着呢w」
「还真是拿你没办法……不过不行呢,因为时间快要到了啊。」
「……欸?西撒酱要离开了吗?」
「对不起呢JOJO,我要暂时离开一会……在这里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啊?我会在那边好好看着你的。」
「不是、说好了、不走、吗?」
「……对不起、永别了。」
「……西撒酱,大骗子……呜……」

棕发的青年,今晚也看了眼床头的照片后独自入眠。 

以上。
各位七夕快乐:)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