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西乔】西撒酱最近有点不对劲怎么办急在线等

室友现pa
乔西乔 
你可能不信 但这是友情向 
占tag致歉
想要写结局分歧 但是很有可能会坑 
为了一句话写一篇文系列 
先预告一下好了 神展开 
乔瑟呼第一人称 作者制杖文笔 
OOC OOC OOC
乔瑟呼大写的OOC
西撒酱大写OOC的二次方 
设定为西撒刚大学毕业 乔瑟呼大三 二人合租 
懒得捉虫 欢迎各路太太找BUG
都没问题的话请往下↓ 


西撒最近有点不对劲。 

要说怎麽不对劲似乎也说不出来,但就是令人有一种「啊,这个人好像有点不对劲」的感觉。 

比如说,做出来的菜还是很好吃,但是明显偏向我的口味要多一点。 
大概因为最近做饭的时候我都在旁边「试味」的原因? 

又比如说,不管我熬夜到多晚他都会一边碎碎念一边陪着我。
我有一晚为了测试这点故意打了一整晚的游戏,本以为他陪我到一两点就会用力拍几下我的背然後自己跑去睡,谁知道他居然抱怨着我选游戏的品味跟我一起把每个结局都通了才跟我一起顶着太阳爬上床补眠。 

最可怕的一点是,他最近好像对可爱的小姐姐们失去了兴趣。 
也,也没到不假辞色的地步啦,就是……莫名地有点冷淡? 

虽然还是对女孩子挺好,但是以前那种肉麻得要死像是不要钱一样喷洒而出的情话突然消失了大半,有意无意撩人的举动也像是快要忘记了,就好像花花公子的属性已经退化成绅士属性一样。 

也不跟朋友们出去玩了,连马克想跟他一起去酒吧的邀请都推了。 
朋友们大概都觉得他有女朋友了,而众所周知西撒的室友是我。 

结果都跑来找我,像是想八出西撒的新女朋友到底是谁,但问的方式拐弯抹角的,到最後我都不是很懂他们想做甚麽。 

关於西撒可能存在的女朋友这件事,我简直一头雾水。 

我在家从未见过他鬼鬼祟祟地打电话或发短信,而他出门的绝大部分时间我都是跟着的。 

我有一天实在按捺不住喷薄而出的好奇心只好做好必死的决心在餐桌上问了他,结果他只说了句:「JoJo你彷佛在逗我。」就把我赶去洗碗了。 

你看,连反应都这么不寻常。 

我都做好要掐的准备了居然叫我去洗碗就没有下文了? 

他最近好像也突然闲了起来,几乎每天都在家,我有课的时候还跟我回了大学旁听。 
不过大学刚毕业给自己放个假大概也很正常吧? 

话说回来,西撒真的是个很棒的室友。 
会做家务不说,连饭都煮得超级好吃。 
除了能用语言解决的问题有时候喜欢用扳手解决外简直是完美的室友。 
不过最近突然连扳手都不拿出来了,就像扳手一直以来的用途都只是用来拧螺帽一样。 
整个人的气场好像都柔和了几度,完全变成了我心中的完美室友形象。 

当然不是说这样不好……但是总是有点不习惯,现在的西撒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在哄女朋友一样……

等等,谁是他女朋友啊? 

不过好像从某次吵架後他就开始越来越不对劲,也对我越来越好,最近甚至每天强行黏着他也不会被冷酷残忍地教训一顿…… 

甚至经常不用我说就能成功猜到我想做什么,以前似乎也没有那麽好的默契…… 

我有一次调笑式地跑去问他是不是终於发现本大爷的种种优点决定要变弯了所以才突然那么好,结果他像我妈一样盯着我说:「只是觉得毕竟是室友要好好相处而已,你是不是患上了什么妄想症之类的病,别放弃治疗啊。」

我觉得我们之前已经在好好相处了。 

而且当了两年室友你真的现在才觉得要好好相处吗? 

好吧,来说说令西撒酱开始变得不对劲的那次吵架吧。 

那次吵架其实也不是为了什么大事,但我们还是如往常一般吵了半天,差点就演变成拳脚冲突。 
当时西撒的表情就像是要喷出火一样,捏着扳手的手都要冒出青筋了,却在举起扳手後顿了顿,又把它放下了,顶着一张阴沉沉的脸抛下一句「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看我们各自都需要时间冷静一下。」就摔门而出了。 

我盯着门愣了一会,心里七上八下的,直到电梯铃响了几次才反应过来,连忙往窗外看。 

刚好看到西撒过了马路走进对面的咖啡厅。 

我盯着咖啡厅的玻璃门看了一会,最後决定回房睡个午觉。 
那天下午楼下有点吵,我睡得不太好。 

而西撒那天晚上没回家。 

接下来那几天刚好没课,我就在家打着电动等他,饿了就打电话叫披萨。 
果然还是没有西撒做的好吃。 
他一直没有回来。 

那几天奇怪的骚扰电话有点多,接起来却完全听不到对面有说话那种。 

在家中的披萨盒堆到第13个的时候,西撒回来了。 
他看着家中堆积如山的外卖盒子与正安坐在垃圾堆中努力打电动的我,再次露出了跟我妈如出一辙的眼神。 
该说不愧是我妈教出来的学生吗…… 
他揪着我的衣领把我扔进浴室,凶狠地威胁我不把自己洗乾净就要删掉我所有游戏存档,然後自己跑去打扫战场了。 

那次是西撒最後一次对我施以暴力,各种意义上。 

怎么说好呢,从那之後就渐渐变得怪怪的了。 

比如说现在,当我正在打这篇东西的时候,他正拿我大腿当枕头在看电视。 

最近他好像很喜欢这样做,我描述一下画面……他现在懒洋洋地枕着我大腿侧卧在沙发上,还开了一包我的薯片津津有味地啃着。 

我瞄了一眼……我的天,那是我最喜欢的口味吧?

「西撒酱你又偷开我的薯片!不行赶紧分一半……不,一大半给我!」

他听到後慢悠悠地往嘴里扔了一片薯片,还不忘把嘴里那片嚼得嘎吱响,抖了抖袋子然後托着底部举高给我:「哦,你拿啊,不过好像没剩多少了。」

整个过程除了抖完袋子後扫了眼薯片残量外视线就好像被电视栓住一样,真是莫名地令人火大。

出於那种莫名的火大心理,我抓起一大把薯片塞进嘴里,然後故意嚼得更响回应他刚才的挑衅行为(真是太浪费了,这么好吃的味道应该在闲下来时一片一片地吃才能领略到那种美味),他却好像没听到一样自顾自地又拿了一片继续吃。

於是开始你一片我一片的薯片争夺战,进食速度上升百分之二十。

剩下最後一片的时候他居然毫不客气地啃了,还把剩下的屑屑都倒进自己嘴里!这人有没有一点基本的礼貌? 

我气得啊啊啊着用油腻腻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脸,谁知道他居然眉头都不皱直接拉过我的手舔了舔食指跟拇指,还留下一个「果然好吃」的评价。

他指尖湿湿的。

等等你这个抢薯片也抢得太敬业了吧?连手指上沾的那点味粉都要抢啊?

……我才发现有点不对,正常人会这样舔室友指尖吗? 

但是他舔得多么光明磊落,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就好像是自己的手一样,我又有点怀疑是不是我想多了。

等到电视节目播完了他才离开我的大腿跑去洗手洗脸,还扯着我一起去把手洗干净。 

我是真的很怀疑我的室友像那些电视剧经典桥段一样自那次争吵後终於发现自己对我的心意开始奉行把室友掰弯之路,但是问他他只会露出一脸黑人问号劝我吃药。 

连脸红都没有。

西撒酱这么不对劲真的令我有点苦恼……要怎么办才好呢……

选项A - 问问史摩基他们西撒酱有没有受到什么刺激

选项B - 这么好的完美室友去哪找啊,继续过日子吧

以上。
欢迎随意开脑洞 我就想知道有没有人的脑洞会跟我设定的TE一样……
(tan90 根本没人想看你的文)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