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西乔】西撒酱最近有点不对劲怎么办急在线等

室友现pa
乔西乔
你可能不信 但这是友情向
占tag致歉
想要写结局分歧 但是很有可能会坑
为了一句话写一篇文系列
先预告一下好了 神展开
乔瑟呼第一人称 作者制杖文笔
OOC OOC OOC
乔瑟呼大写的OOC
西撒酱大写OOC的二次方
设定为西撒刚大学毕业 乔瑟呼大三 二人合租
懒得捉虫 欢迎各路太太找BUG
都没问题的话请往下↓




西撒最近有点不对劲。

要说怎麽不对劲似乎也说不出来,但就是令人有一种「啊,这个人好像有点不对劲」的感觉。

比如说,做出来的菜还是很好吃,但是明显偏向我的口味要多一点。
大概因为最近做饭的时候我都在旁边「试味」的原因?

又比如说,不管我熬夜到多晚他都会一边碎碎念一边陪着我。
我有一晚为了测试这点故意打了一整晚的游戏,本以为他陪我到一两点就会用力拍几下我的背然後自己跑去睡,谁知道他居然抱怨着我选游戏的品味跟我一起把每个结局都通了才跟我一起顶着太阳爬上床补眠。

最可怕的一点是,他最近好像对可爱的小姐姐们失去了兴趣。
也,也没到不假辞色的地步啦,就是……莫名地有点冷淡?

虽然还是对女孩子挺好,但是以前那种肉麻得要死像是不要钱一样喷洒而出的情话突然消失了大半,有意无意撩人的举动也像是快要忘记了,就好像花花公子的属性已经退化成绅士属性一样。

也不跟朋友们出去玩了,连马克想跟他一起去酒吧的邀请都推了。
朋友们大概都觉得他有女朋友了,而众所周知西撒的室友是我。

结果都跑来找我,像是想八出西撒的新女朋友到底是谁,但问的方式拐弯抹角的,到最後我都不是很懂他们想做甚麽。

关於西撒可能存在的女朋友这件事,我简直一头雾水。

我在家从未见过他鬼鬼祟祟地打电话或发短信,而他出门的绝大部分时间我都是跟着的。

我有一天实在按捺不住喷薄而出的好奇心只好做好必死的决心在餐桌上问了他,结果他只说了句:「JoJo你彷佛在逗我。」就把我赶去洗碗了。

你看,连反应都这么不寻常。

我都做好要掐的准备了居然叫我去洗碗就没有下文了?

他最近好像也突然闲了起来,几乎每天都在家,我有课的时候还跟我回了大学旁听。
不过大学刚毕业给自己放个假大概也很正常吧?

话说回来,西撒真的是个很棒的室友。
会做家务不说,连饭都煮得超级好吃。
除了能用语言解决的问题有时候喜欢用扳手解决外简直是完美的室友。
不过最近突然连扳手都不拿出来了,就像扳手一直以来的用途都只是用来拧螺帽一样。
整个人的气场好像都柔和了几度,完全变成了我心中的完美室友形象。

当然不是说这样不好……但是总是有点不习惯,现在的西撒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在哄女朋友一样……

等等,谁是他女朋友啊?

不过好像从某次吵架後他就开始越来越不对劲,也对我越来越好,最近甚至每天强行黏着他也不会被冷酷残忍地教训一顿……

甚至经常不用我说就能成功猜到我想做什么,以前似乎也没有那麽好的默契……

我有一次调笑式地跑去问他是不是终於发现本大爷的种种优点决定要变弯了所以才突然那么好,结果他像我妈一样盯着我说:「只是觉得毕竟是室友要好好相处而已,你是不是患上了什么妄想症之类的病,别放弃治疗啊。」

我觉得我们之前已经在好好相处了。

而且当了两年室友你真的现在才觉得要好好相处吗?

好吧,来说说令西撒酱开始变得不对劲的那次吵架吧。

那次吵架其实也不是为了什么大事,但我们还是如往常一般吵了半天,差点就演变成拳脚冲突。
当时西撒的表情就像是要喷出火一样,捏着扳手的手都要冒出青筋了,却在举起扳手後顿了顿,又把它放下了,顶着一张阴沉沉的脸抛下一句「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看我们各自都需要时间冷静一下。」就摔门而出了。

我盯着门愣了一会,心里七上八下的,直到电梯铃响了几次才反应过来,连忙往窗外看。

刚好看到西撒过了马路走进对面的咖啡厅。

我盯着咖啡厅的玻璃门看了一会,最後决定回房睡个午觉。
那天下午楼下有点吵,我睡得不太好。

而西撒那天晚上没回家。

接下来那几天刚好没课,我就在家打着电动等他,饿了就打电话叫披萨。
果然还是没有西撒做的好吃。
他一直没有回来。

那几天奇怪的骚扰电话有点多,接起来却完全听不到对面有说话那种。

在家中的披萨盒堆到第13个的时候,西撒回来了。
他看着家中堆积如山的外卖盒子与正安坐在垃圾堆中努力打电动的我,再次露出了跟我妈如出一辙的眼神。
该说不愧是我妈教出来的学生吗……
他揪着我的衣领把我扔进浴室,凶狠地威胁我不把自己洗乾净就要删掉我所有游戏存档,然後自己跑去打扫战场了。

那次是西撒最後一次对我施以暴力,各种意义上。

怎么说好呢,从那之後就渐渐变得怪怪的了。

比如说现在,当我正在打这篇东西的时候,他正拿我大腿当枕头在看电视。

最近他好像很喜欢这样做,我描述一下画面……他现在懒洋洋地枕着我大腿侧卧在沙发上,还开了一包我的薯片津津有味地啃着。

我瞄了一眼……我的天,那是我最喜欢的口味吧?

「西撒酱你又偷开我的薯片!不行赶紧分一半……不,一大半给我!」

他听到後慢悠悠地往嘴里扔了一片薯片,还不忘把嘴里那片嚼得嘎吱响,抖了抖袋子然後托着底部举高给我:「哦,你拿啊,不过好像没剩多少了。」

整个过程除了抖完袋子後扫了眼薯片残量外视线就好像被电视栓住一样,真是莫名地令人火大。

出於那种莫名的火大心理,我抓起一大把薯片塞进嘴里,然後故意嚼得更响回应他刚才的挑衅行为(真是太浪费了,这么好吃的味道应该在闲下来时一片一片地吃才能领略到那种美味),他却好像没听到一样自顾自地又拿了一片继续吃。

於是开始你一片我一片的薯片争夺战,进食速度上升百分之二十。

剩下最後一片的时候他居然毫不客气地啃了,还把剩下的屑屑都倒进自己嘴里!这人有没有一点基本的礼貌?

我气得啊啊啊着用油腻腻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脸,谁知道他居然眉头都不皱直接拉过我的手舔了舔食指跟拇指,还留下一个「果然好吃」的评价。

他指尖湿湿的。

等等你这个抢薯片也抢得太敬业了吧?连手指上沾的那点味粉都要抢啊?

……我才发现有点不对,正常人会这样舔室友指尖吗?

但是他舔得多么光明磊落,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就好像是自己的手一样,我又有点怀疑是不是我想多了。

等到电视节目播完了他才离开我的大腿跑去洗手洗脸,还扯着我一起去把手洗干净。

我是真的很怀疑我的室友像那些电视剧经典桥段一样自那次争吵後终於发现自己对我的心意开始奉行把室友掰弯之路,但是问他他只会露出一脸黑人问号劝我吃药。

连脸红都没有。

西撒酱这么不对劲真的令我有点苦恼……要怎么办才好呢……

以上。
欢迎随意开脑洞 我就想知道有没有人的脑洞会跟我设定的TE一样……
(tan90 根本没人想看你的文)

【乔瑟夫中心】Apology Robot

Apology Robot Part 3.2
梗源自某地英语阅读理解
大写的OOC
算是小彩蛋吧 但是想写的「彩蛋」有点多 就分part了
时间点大概在二乔知道有仗助之后,承太郎去杜王町前
因为是小彩蛋 所以非常短
并不知道当时二乔大致的身体状况,我希望他身体能好一点所以有出现波纹
就当作二乔还有无意识地作波纹呼吸好了
大写的OOC
占TAG致歉





「——希望这样可以传达到你那里吧,西撒……银色波纹——疾走!」

白发的老人这么说着,提起旁边早已准备好的中号扳手,传入一点波纹,狠狠砸向面前静止的机器人。

直到机器人被完全砸成残骸後,乔瑟夫喘着气,从残骸中找出那盏绿色的小灯——它的外壳已经有点裂了,但大体仍然完好——揣在怀里。
然后他开始慢慢清理那堆残骸,装在一个小纸箱内。
晚上临睡前,他从上衣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找出那盏小灯,放在自己的枕头底下。

据第二天早起打扮的丝吉Q说,乔瑟夫那天在睡梦中笑得很幸福,像是梦到了什么好事一样。
事后好奇的丝吉Q去问了乔瑟夫,后者挠挠头,问:「我那时候笑得很开心吗?」
得到肯定的回应后,他思索一阵,说:「其实我也忘了自己具体梦到什么了……」

他眯着眼咧起嘴,眼睛里透着海蓝的光。

「大概是天使吧。」

金发的、耳间有小翅膀的、天使吧。






小彩(fei)蛋(hua)

原本的结尾设定为...
「你好,请问你是西撒·安东尼奥·齐贝林先生吗?」

(应该能想象到是什么样的情景吧?)

但被同学们强烈吐槽过这个结局的可能性 所以改成本篇的剧情。

二乔对西撒的道歉部分我没写(因为懒)
而且真情流露的部分特别容易OOC 我感觉我的文力无法驾驭

就因为这梗我当初做那个阅读理解的时候满脑跑火车(什么鬼)
虽然我做阅读理解很少能够集中精神就是了。

为什么是扳手因为二乔想体验一下挥扳手的感觉(雾)

暗着的灯的颜色大概是叶绿……

道歉与被道歉方面特别不知所云 我实在是想不到能向他道歉的人

二乔都那么老了我想大概会沉稳一点 但是明显的OOC了

文力是硬伤(死)

其实我是第一次写完这么长的脑洞

以上 感谢你看到part 3.2还能看完我的废话。

【乔瑟夫中心】Apology Robot

Apology Robot Part 3.1
梗源自某地英语阅读理解
大写的OOC
算是小彩蛋吧 但是想写的「彩蛋」有点多 就分part了
时间点大概在二乔知道有仗助之后,承太郎去杜王町前
因为是小彩蛋 所以非常短
大写的OOC
占TAG致歉







过了十几天,工作人员们带着一部全新的机器人出现在乔瑟夫面前。
它的外表与乔瑟夫记忆中大致相若,只是头顶的小灯并没有亮着。

於是他向工作人员询问开启方法并道谢後,就自己打开了机器人。
一阵机器运转声响起後,小灯闪了闪,然後亮起:「你好,请问你的道歉对象是?」
他抬起头,刚好看见工作人员们向他道别,於是他笑了笑表示感谢。

直到房间里只剩他和小机器人时,他闭上眼深呼吸了一下,看向它:「西撒,我想要对西撒·安东尼奥·齐贝林,道歉。」

短短的机器运转声响起,机器人头顶开出一个方形的小洞,从中伸出摄像头,与他的视线平齐:「请开始你的道歉内容。」

以上

【乔瑟夫中心】Apology Robot

Apology Robot Part 2
梗源自某地英语阅读理解
大写的OOC
算是小彩蛋吧 但是想写的「彩蛋」有点多 就分part了
时间点大概在二乔知道有仗助之后,承太郎去杜王町前
因为是小彩蛋 所以非常短
大写的OOC
占TAG致歉






丝吉Q到家以後,为在书房中进进出出的SPW财团工作人员小小震惊了一下,然後忧心忡忡地叫来管家:「你能不能告诉我他们为什么来了?乔瑟夫出了什么事吗?」
管家无奈地扯起嘴角:「夫人,老爷今天下午好像有客人,送走了客人之後他就一直窝在书房里,还打电话叫来了SPW财团的人,好像是想做机器人。」
丝吉Q松了口气:「真是的,他总是有新的想法。」
於是她叫来了女佣,与她一同走进了衣帽间:「乔瑟夫的事我就不掺合了,机器人什么的我也不是很懂……来来来,帮我挑一下明天聚会要穿的衣服,这件鹅黄色的怎么样……」

【乔瑟夫中心】Apology Robot

Apology Robot Part.1
梗源自某地的英语阅读理解
但是对于细节方面有不少私设
大写的OOC
有点长
流水账
对话较多
时间点大概在二乔知道仗助的存在之后,承太郎去杜王町之前
大写的OOC
占TAG致歉







这一天他有一个意料之外的访客。

下午,他在家睡午觉并等待外出逛街的太太时,大门忽然被敲响了。他想大概是推销的人,於是打算无视,等门外的人以为屋内没人自己离开。
岂料门外的人意外地锲而不舍,敲门敲了快半小时还没放弃,像是要等到门开为止。他被那个敲门声烦得睡不着,只好去开门意图赶走那个烦人的访客。

他拄着拐杖走到门边,打开门一看,发现门外没人。
他想大概是哪家熊孩子的无聊把戏,敲门敲到有人应了,就藏起来看人暴跳如雷的样子。
可惜这种把戏他年轻时干得多了,虽然有点火,但他已经掌握了使这种熊孩子对他失去兴趣的方法:面无表情直接关门。

於是他正打算实行自己的应对方案时,突然听到门外低处传来机械声:「——你好,请问你是乔瑟夫·乔斯达先生吗?」
他低头一看,才看到一直被自己忽略的机器人。

那个机器人只到他膝盖高,看起来有点老旧,但很乾净,此刻在大概是头的地方闪着绿色的小灯。於是他回答:「我就是,有甚麽事吗?」

一阵机械运转声後(他还看到它「头」上的小灯一直明明灭灭),机器人再度说话了:「你有一个信息。」

他想这个机器人千辛万苦地找到自己,也挺不容易的,而且自己站得也有点累。於是他把它迎进客厅,才坐在沙发上对它说:「是甚麽样的信息呢?」

机器人再度运转了一阵,头上的小灯亮起又熄灭,过了几分钟後,它的头顶开出了一个长方形的小口,一片小小的屏幕从那之中伸了出来,与他的目光平齐。
「史摩基想要对你道歉,这是他的视频。」

「我看着呢。」

然後屏幕亮起,画面中一个穿着睡衣的黑人,头发被理得很短,白头发星星点点的像是被均匀地撒了一层糖霜的巧克力蛋糕。脸上也有不少皱纹,柔和地看向他,或者说,摄像头。
乔瑟夫看着他的脸好一阵子才把眼前的人和当初那个某程度上相当老实的小个子联系在一起。

然後影像中的人开始慢慢地说话。
「乔瑟夫,我是史摩基。还记得我吗?」
史摩基像是在等待他的回应一样顿了顿,在这期间乔瑟夫默默点了点头。
他笑了笑,继续讲述:「哈哈,觉得奇怪吗?这只机器人也是刚刚突然找到我,然後就如你所看到的……好吧这不重要。」

「乔瑟夫,我录这段视频,是为了向你道歉的。」
乔瑟夫想了想,并没有觉得当初史摩基做过甚麽特别对不起自己的事。
视频继续播放:「怎麽说好呢,还记得我们当初是怎麽认识的吗?」
乔瑟夫想了想,然後再次点了点头。
「我想向你道歉,因为我抢了你的钱包。」
一阵短暂的沉默後,影像中的史摩基继续诉说:「其实这种事在那之前我已经干过不少次了,你并不是第一个受害者。」
乔瑟夫点点头。
「但是你令我第一次感到那麽强烈的负罪感。」
史摩基笑了笑:「通常别人在抓到小偷後都会选择跟那两个警察一起揍我,或者只是旁观,你是第一个愿意袒护我的人。」
「而且愿意在那间餐厅中为我这个黑人出头,那一刻我甚至比你出现在那条巷口更为震惊……与感动。」
「在那一刻我想了很多,我无比後悔自己居然选择了这样一位品格高尚的人下手,也无比庆幸自己能因此而认识你。」
「你的为人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冲击与啓发,而我却不能帮上甚麽。」
乔瑟夫眨眨眼。
「当我与你的亲友一同站在墓碑前时,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惋惜於这样一位绅士的离去,也为艾莉娜女士伤心。」
乔瑟夫笑了几声。
「当然,这份伤心在你出现後就全数变成了惊喜,开心於你活着出现,也开心於你娶了那麽好的妻子。」
「你大概会说这没甚麽,但是我是真心想要对你道歉。」
「并不是只为我当初抢了你的钱包,也为我们认识这麽多年却一直不能帮上甚麽忙。」
「最後,乔瑟夫,谢谢你。」
「没有你的话,我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

视频到此为止。

未等他对视频作出任何反应,头顶着屏幕的机器人就再次说话了:「这是史摩基先生给你的道歉。」
乔瑟夫点点头。
机器人身上再度开了个洞,从里面伸出一个小小的摄像头。

「你接受他的道歉吗?」

他双手叠在拐杖顶端与自己的下巴之间,舔舔嘴唇,才开口说话:「我……正如他所说,并没有怪过他,这没甚麽大不了的。」
机器人的小灯亮起又熄灭,声音再度响起:「你接受他的道歉吗?」
他沉吟了会:「……是的,我接受史摩基的道歉。」
「好的,史摩基先生将会收到这段录像。」

早已暗下去的屏幕与摄像头在乔瑟夫的注视中缓缓缩回机器人的身体中,它身上的两个小口随即渐渐闭合。
当乔瑟夫认为它差不多要向自己道别的时候,它再度出声了:「那麽乔瑟夫·乔斯达先生,请录制你的道歉视频。」
这几乎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外,於是他呆呆地看着屏幕本该在的地方「哈」了一声。
「请向一个人道歉,份量大约是你收到的道歉正负二十个百分点,我将会作出判定。」

此刻他的脑中闪过了许多人影:有他儿时戏弄过的同学丶那个被他嘲笑过的女记者丶回到美国後的竞争对手们丶埃及之旅上的敌人们丶自己最重要的亲人们……但脑中的人影最终定格在一个金发的身影上:那个在风雪中毅然走进旅馆的青年,所见到的最後一眼就只有对方怒气冲冲的背影,及那根在风中飘扬的头带。

「我想要对……西撒,西撒·安东尼奥·齐贝林,道歉。」

话音刚落,机器人身上随即喧闹起来。它头上的小灯以一种堪称疯狂的频率点灭着,机器运转音也比以前更为大声,像是要奏出音乐一般响起各种对它而言似乎意义不同的提示音。

一阵漫长的机械运转声後,机器人身上并没有开出新的小口。

它说:「查无此人。」

这对他而言并不是甚麽意料之外的结果。他垂着眼张了张嘴,轻轻地呼出口气,听不出是失落还是释然。
他抿了抿唇:「……这样吗……我想要对……东方仗助道歉。」
「请问是关於甚麽的?」
「关於……作为父亲却没有在他的生活中出现过这件事。」

一阵机器运转後,机器人头顶开出一个方孔,从中再次伸出一个摄像头,与他的目光大致平齐。
「……请开始你的道歉内容。」
他看着摄像头好一阵子,才开始说话。

「……是东方仗助吧?我是你的父亲,乔瑟夫·乔斯达。」
「我还没有见过你,所以不知道你是甚麽样子的,不过大概会是个帅小伙吧,毕竟我跟你妈都长得不差。」
「你看到这只机器人大概会吓一跳吧,各种意义上。」 「过得还好吗?替我向朋子问好。」
「废话就不多说了,我想向你道歉。」
「这麽多年从未出现在你的生活之中,我想你和你妈这十几年的日子应该过得很不容易,而我并没有对你们施予任何援助,甚至没有任何关心,很对不起。」
「虽然想说到不久之前为止我还不知道你的存在,但连我自己都知道那并不能成为理由。」
「我知道我并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也知道我这副样子可能会令你大失所望……」
「要生气甚麽的也随你,我只希望你不要迁怒於其他人。」
「最後,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跟你见个面。甚麽时候有空,让我看看你吧。」

「谢谢你,请中断录像吧。」

机器人的灯闪了闪:「录像已中断,你的道歉录像将送至东方仗助先生处,你接受史摩基先生道歉的录像也将送至史摩基先生处,祝您有个愉快的一天,先生。」

他目送机器人走到门前,它在门前站了会,转了个圈,看向他:「请问能帮我打开大门吗?我不够高来打开它。」
他这才站起身走到大门前,握着门把手问了一句:「如果我有无论如何都想向他道歉的对象的话,你能帮我送到吗?」
「你的道歉已完成。」

随後机器人运转了一阵才再次响起机械合成音:「如果你想送给西撒·安东尼奥·齐贝林先生的话,请恕我无能为力。」

这次他打开了大门向机器人道别:「……谢谢你,再见了小机器人。」
「不客气,祝您有个愉快的一天,先生。」

以上

无聊的碎碎念
刚刚看完第6部 有點感触
剧透注意
有小伙伴跟我想的一样吗(没有)
占tag致歉

首先我觉得安波里欧其实开场已经是二巡的人了……不然似乎没办法解释开场的救援

然后我觉得神父大概一直在追寻天堂……所以在不同的时空中不停加速时间进平行世界 然后每次都是主角团团灭然后神父被安波里欧怼死之后才进的新世界……所以主角团跟神父都没有相关记忆 最后安波里欧跟神父一起到了新世界后再怼死他,相当于完全消灭了神父,同时阻止新世界再弄一个什么普普神父之类的出来 某程度上杜绝了再进平行世界……
(所以安波里欧其实是又一个超神小学生?)

以及再次想了想神父那个天堂制造的属性……这不就是中了个全地图的败者食尘?

最后那个传说中的觉悟者恒幸福……神父你不是也觉悟(我的理解中「觉悟」的意思是知道未来……不知道我有没有理解错)了吗也不见你幸福啊最后还不是被别人怼死(滑稽.jpg)

差不多吧 都是废话(悲伤.jpg)
漫画看得不是很仔细 有BUG的话……请放过我(哭.jpg)

小段子

大概是在「西——撒——」之后的情节。
一个无聊的脑洞
日常严重OOC
无西皮
原作细节记不清了
简单来说就是无聊的玩梗
有没有轻松一点呢(并不会)
没问题的话请往下







「听着,我不允许你去找西撒,也不准想着为他报仇。」
戴着墨镜的老师说完后,从口袋里掏出了烟。
「……老师,你烟拿反了。」
大概是由于刚哭过的关系,青年的声音微微颤抖着,还带着浓重的鼻音,但并不妨碍他无奈地提醒自己的老师把香烟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夹在指间这个事实。
至此仍然看起来相当镇定的老师摔了手中的烟,捂着脸呜咽起来:「……我一直把他当作我的儿子看待……」
乔瑟夫闻言扯出一个笑容,凑到老师的面前摇头晃脑:「我呢?那我呢?老师你不会偏心吧?」
丽莎丽莎隔着墨镜看了他一眼,对方的眼神像是多云的夜空一样,浮着显而易见的讨好。於是她摘下墨镜、拨了拨头发,用平常的冷漠眼神瞪了他一眼。
你就是我的兒子啊,白痴。
乔瑟夫探头探脑了半天也没收到老师的回应,笑容都有点僵了的时候见对方猛地抬头摘下墨镜,底下是自己熟悉不过的眼神。
简直凛冽得像旅馆外的北风一样。
但是乔瑟夫·乔斯达并没有成为维京勇士,他还是一个来自英国利物浦的美国小流氓。











以下刀片。











在乔瑟夫知道丽莎丽莎其实真的是他妈这件事很久以后的某一天,他突然想起了这件事,然后为当时制杖的自己懊悔了一整个下午。
然后他想起了自己为什么要在自己的妈面前耍白痴,于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忧郁了一个晚上。

以上。

【喬西喬】戀愛三十題

顫動的指尖正微微發燙+當呼吸化為喘息
題源網絡
嚴重OOC注意
傻白甜注意
原劇背景 同房設定
嚴重跑題注意...
在晚上發生的小片段之二
雖然說是喬西喬但是CP味還是不濃
說是戀愛三十題寫出來的東西似乎跟戀愛搭不上邊(手黃再)
沒問題嗎這是戀愛三十題啊?
短。
情人節快樂啊大家(笑)







「要打賭嗎?」
「來啊——」
這是今天晚餐餐桌上上演的一幕,當然很快就被麗莎麗莎老師冷酷殘忍地打斷了:「你們兩個,很有精神嘛。」
然後西撒立刻止下動作低頭吃飯。
喬瑟夫在心裏狠狠嘲笑了(他覺得)超慫的西撒三秒鐘,然後(也很慫地)埋頭努力解決面前的菜餚,嗯,絲吉Q做的飯一如既往地棒啊。
平和的晚餐時間很快過去,等兩人回到房間後就又回復了劍拔弩張的氣氛:「繼續吧,剛才說的賭。」
「啊啊,那個啊,來吧,在三分鐘內投降就算輸哦,說好了輸了的人要接受贏的人一個請求啊。」
「哼,不就是三分鐘而已嗎?輸的肯定是你啦西撒醬!」
「別怪我沒說,我打算用波紋。」
「那我要求把時間縮短到一分鐘!」
「成交。」
「我數三二一就開始咯!三、二、一,開……嗚哇啊啊啊啊你幹甚麼?」
伴隨著喬瑟夫的尖叫,西撒一隻手按著對方的口罩,一隻手伸向腰間——開始撓癢癢。
手指保持在剛好能碰到皮膚但又不會按凹一塊的距離下輕輕地劃著,指尖帶點微溫,一跳一跳的似乎還用了波紋……該死的是誰告訴西撒他怕癢的?喬瑟夫只好一邊拼命掙扎,一邊勉力維持著波紋呼吸法以免窒息,但呼吸亂了就是亂了,開始他還能發出幾聲笑聲,很快便只能從喉間發出一兩聲嗚咽。
另一邊廂西撒正埋頭努力撓著,並盡力壓制喬瑟夫以免他逃脫。他倒是不擔心對方會從腰間發出波紋黏住他——波紋只能從軀幹末端發出,腰這種地方並沒有甚麼用。但時間過了一半有餘,眼見對面掙扎越來越微弱,西撒不禁擔心起來,眼角餘光一瞥才發現對方扯著口罩漲紅了臉,一副窒息的樣子,直到西撒停下動作一陣子後他還維持著掙扎……
西撒只好取下室友的面罩,以免對方因一次無聊的賭窒息致死,並扯他起來坐著,再拍了拍背,直到對方像是回過神來般大口喘氣才放心下來。
「那個,你沒事吧?」
「哈啊……哈啊……一分鐘……哈……過了嗎……」
「早就過了,你這傢伙怎麼回事,就真的那麼怕癢嗎?」
西撒看著對面的人拍著胸口喘了好半天才緩過氣來,臉頰還帶著未褪的潮紅就擺出一副勝利姿態:「耶——我沒有投降!西撒你輸了!耶!耶!」
這傢伙——剛才原來是在詐我嗎? 西撒腦海剛閃過這樣的念頭,就聽到喬瑟夫說:「怎麼可能不怕癢!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不怕癢的人啊!」
「啊,所以原來我不是人嗎。」西撒想了想,發現自己好像還真的不怕癢,說出來之後,遭到了英國小流氓的極大反彈:「我不信!哼,我的要求是西撒你要給我撓癢癢!」
「哦,你撓嘛。」
那一晚以拼命嘗試將對方撓得哭爹喊娘藉以復仇的喬瑟夫(咬牙切齒.gif)與舉高雙手不動如山的西撒(冷漠.jpg)作結。 又是和平的一晚呢。

事後西撒遭到喬瑟夫的不斷追問試圖找出那個透露弱點的小壞蛋,當然那是後話了。

以上 佔tag致歉

【喬西喬】戀愛三十題

突如其來的熱視線+第一次的晚安吻
題源網絡
嚴重OOC注意
傻白甜注意
原劇背景 分房設定
在晚上發生的小片段
說是喬西喬但是CP味一如既往的不重
說是戀愛三十題寫出來的東西似乎跟戀愛搭不上邊(手黃再)
沒問題嗎這是戀愛三十題啊?!
可能不會填
我想修行的第一天他們倆感情應該開始轉好了
短。
情人節快樂啊大家(笑)







「西撒——」
金髮的青年隨即停下腳步,疑惑地轉身看向比自己高出半個頭的師弟:「還有甚麼事嗎?我要去睡覺了。」
戴著口罩的青年看不到具體表情,但眼神像是某種……大型犬?此刻正以莫名熱切的目光看著自家師兄:「那個,那個啦,你是不是忘了甚麼?這樣子的話我睡不著啊……」
還朝著他擠眉弄眼的,生怕他無法理解自己的意思。
西撒聞言呆了一呆,然後一副恍然大悟狀錘了錘手掌心,一臉「真拿你沒辦法」的表情,在師弟欣喜的目光中微微踮起腳尖用力揉了揉對方的頭髮,再一把按住肩膀讓他坐在床上,帶著(令人火大的)溫柔的笑意說:「真是的,這種事早點說出來啊。」
撩起師弟的前髮,在額頭上輕輕印了一吻後轉身離開,還留了一句話:「給你的晚安吻,早點睡啊明天還要早起呢,沒甚麼事就不要找我了晚安。」
留下喬瑟夫坐在自己的床上一臉凌亂。
該死的,那個裝模作樣的傢伙肯定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想要晚安吻啦!哄弟弟的語氣到底是甚麼鬼啊嗚哇好生氣哦……
然後在島上修行的第一天以氣鼓鼓的喬瑟呼在床上滾來滾去作結,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誤)。

以上 佔TAG抱歉

In Short

全篇英文...纯对话

很短

对不起作者君的英文力还不够写文ORZ

乔瑟夫与西撒酱二人的制杖日常

对不起其实制杖的只是作者我ORZ

制杖小短文就不加CPtag了 反正也没什么特别的事

日常OOC

没问题的话请继续


















'Caesar Anthonio Zeppeli, in short...Caely★'

'What the...'

'Fine...Joseph Joestar, in short......Bastard!'

'Oh no~Sooo cruel, Caesar~chan~'

'Shut up! Bubble-Launcher!'